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覆水难收,破镜难圆,早在很久以前,一切便再也无法恢复最开始的模样。

    依依不舍的目光停留在我爱罗身上,然而这个孩子却从始至终没有看向她一眼,幼小的身躯上散发的是与世隔绝般的冷漠。

    也许,她能感受到对方的心中如她一般波涛汹涌,但她注定进不去。

    “琉璃,带我走吧……”加流罗收回眼睛,在少女耳边轻声道。

    琉璃松了口气,微地点了点螓首。

    随着年纪的增长,在这忍者世界中生活得久了,少女便越来越能够感觉到这个世界真的如同被诅咒了一样。

    就像是原作里,漩涡长门、阿飞甚至宇智波斑所言的那般……

    “抱紧我。”

    少女改为背着加流罗的姿势,双手结印,随即在她身边出现了厚厚的砂金,将琉璃和加流罗两人包围起来。

    这副情形自然落在了所有人的眼中,几乎不要思索,便能知道这两个砂隐的不速之客《 到底是什么打算……

    “这个叫做苍井琉璃的少女果然也会磁遁,不过……加流罗到底是怎么了?仅仅我爱罗那种程度的攻击就能把她伤成这个样子?”

    原作里,他到死也只以为那沙子是砂之守鹤的力量,只有秽土转生之身为封印的那一刻,才会明白了一切的始终。

    可那终究已是太晚太晚,如今的四代目风影罗砂望着漫天的厚厚砂金,眼神中有过一瞬间的犹豫,可是旋即却化为了冰冷!

    “想要离开?来我砂隐村犯下这么多杀虐,如今若是不留下你们,那我也枉为风影!”

    罗砂心中充满了愤怒,因为儿子和昔日妻子的恨和不理解,瞬息间,他的心中已然做好了盘算,将琉璃抓住,以作为对砂隐村民众的一个交代,然后,加流罗……

    “哪怕你不再属于我,我也不会再让你离开!!”

    罗砂伸出食中二指遮住了左眼,也不见他有所动作,身后,声威更要浩瀚的砂金疯狂扑来,如同山崩海啸一般,而同时,在相反的方向上其他砂隐的忍者也已经走了出来,将其他的路线封锁。

    琉璃似乎对这一幕早有预料,神色不变,只是身上散发出无数寒冷杀意。

    “罗砂,莫非还以为是当年那样!”

    六年前那时,少女尚不是这名四代目风影的对手,但是如今她却没有丝毫畏惧,哪怕这里是砂隐村,论地形这个四代目风影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迪达拉能做到的事情,我也可以做到,如果不是加流罗的话……

    “磁遁——砂金大葬!”

    不到一秒的时间里,琉璃便完成了结印,如今的她已然将术的印式化简了许多。

    比之砂瀑大葬更密更重的砂金向着四面八方疯狂涌去,在与罗砂的攻击悍然相撞间,整片空间都仿佛在轻轻战栗!

    娇躯隐隐一颤,散落的沙子向着两侧飞溅而去,所过之处尚自顽强挺立的残垣断壁终于塌陷,轰嗒声响起,很快便在这方圆数百米内堆积成厚厚的一层,足以淹没过人的小腿,寻常人身陷其中必然举步维艰。

    这样的景象,也只能由身处沙漠的砂隐村才可能发生,罗砂眼中闪过震惊之色,紧接着他面色一变,连忙喝道:“快退!”

    虽说只要人数占据绝对优势,便可以以弱胜强,战胜实力远远超出自己的忍者,就像是三代目雷影被上万人围攻至死那样,但是如果有了无差别的大范围攻击手段的话……

    整个忍村的忍者,也只能干瞪着我爱罗和迪达拉的战斗,除了成为需要保护的累赘外,却没有一丝用处。

    而如今,这些忍者便是如此!

    “都去死吧!!!”

    琉璃于心里疯狂地喝道,砂金如同海浪般将十数名闪躲不及的砂隐忍者席卷在内,在少女毫不犹豫地控制中全部被死死包裹着,无数道骨头碎裂的声音齐齐响起,只来得及发出一道沉闷的惨呼声,便被悉数埋葬!

    “我会杀了你的,我发誓!”于这血腥的风沙中,琉璃冷视着罗砂,眼中的杀意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掩饰。

    染血的砂金在地面之上翻滚着,那一闪即隐的尸骨,让得所有人都不会怀疑少女的决心。

    罗砂面色难看之极,他冷着声音道:“那你今天可要逃出去才行!”

    方圆数百米的地面开始塌陷,化为无数的砂金缠绕着,直直遮过天幕!

    “呵……就这些本事么!”

    琉璃冷笑了一声,双手间划出无数道残影,空气中因风而永不坠落的散沙落到了地面,周围似乎变得清澈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