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民国二十七年六月  中山大学附中

    这是最后一课。

    这不仅是所有师生的最后一课,也是大家高中时光的结束,甚至也许是今生今世的最后一个相聚。

    生逢乱世,身不由己,哪怕是书香门第,豪富贵胄,谁都只能听天由命,谁也不能保证明天头顶会不会落下一个炸弹,莫名身首异处,更不能保证逃难时会不会遇到乱兵劫匪,就此魂断他乡。

    几个同学刚刚在日军对广州的疯狂轰炸中逃过一劫,对此深有体会,他们相互搀扶,拖着拐杖打着包扎都来了,就连伤势最重的一人也被两个同学用轮椅推进课堂,近百号人,一个也没落下。

    所有老师也都来了,国家灾难深重,身为中国人,责任在肩,避无可避。

    课开始的前一个小时,同学们一反往常的拖拉,早就规规矩矩坐进礼堂,有的甚至还要更早——坐在教室平静读书上课的日子,每分每秒都弥足珍贵,所有人直到这时才有这般感悟,然而残酷的战争和时间都一样,容不得任何人后悔。

    今天讲课的还是教务处啰啰嗦嗦的张老师,如果不是令人心痛的满脸泪光,他还是跟以往一样令人讨厌,这节课也跟往日一样枯燥无味,还不如逃课去街上看热闹吃东西。

    从去年9月起,广州已经经受了长达近10个月的轰炸,对于空袭已经从慌乱变得镇定,又从镇定变得麻木,此际正值春夏之交,广州满街红花胜火,如果没有满目疮痍尸横遍野,该是多么美好的风景。

    对于胡佩佩和黎丽娜来说,这是她们的最后一课,是留在中大附中的最后一天,也许,这还是她们留在广州的最后一天,无论她们多么不舍,城内有法子的要命的都往外疏散,繁华的大广州已成了死城。

    这两个最调皮的学生今天格外安静,两人紧紧牵着手,目不转睛地看着张老师的脸,这么多年第一次发现张老师的好看,果真跟同学们私下议论的一样,脸型瘦削,鼻梁高挺,一看就是个铁骨铮铮的硬汉。

    从张老师开始讲课,胡佩佩就咬着唇悄然流泪,满心痛悔和不甘不舍,而在一片唏嘘声中,黎丽娜一直强忍的泪也落下来,两人的手紧紧相握,像是要给对方传递力量,手察觉两人的悲伤,汗水湿透了两人手心的丝绢。

    两人家乡同在南海豪门望族,同住在西关大屋,从小到大最大的挫折不过是哪件衣服不好看什么东西不好吃,最惨不过学习不好作业没写要挨老师的骂,穷尽所有想象,她们也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凄惨的一天。

    战争、空袭、逃难……这些都是两人穷尽所有想象都无法理解,也不敢面对的字眼,然而,只能怪两人生不逢时,街头巷尾残破的尸体,头顶令人憎恶和恐惧的膏药旗飞机,惊慌失措的人们等等,自从广州轰炸以来,一切的景象无时不刻在向两人证明八个字:乱世之中,人命草芥。

    两人竭力想克制胡思乱想,又忍不住一阵阵战栗,最后,胡佩佩奋力挣开两人拉紧的手,将手规规矩矩放在膝上,正襟危坐。

    而黎丽娜从她的动作中得到启示,同样规规矩矩坐好,和她一样目不转睛看向张老师。

    张老师顾不得什么为人师表,一边擦着满脸泪水鼻涕,难以成声,平时沉默寡言的国文老师黎老师走上讲台,声音略有颤抖,却有从未有过的坚定洪亮,“大家马上就要随同家长疏散,不再回学校,我们几个老师约好奔赴抗日的第一线,今天也许就是永别……”

    一阵压抑的呜咽声中,黎老师振臂高呼,“面对敌人的大肆侵略,我们每个人都要做好国土沦亡,家乡陷敌的思想准备,不要有任何的侥幸心理,我们将来也许会被鬼子杀死,俘虏,女生……女生会被羞辱奸杀残害……”

    黎丽娜浑身颤抖,胡佩佩不知如何是好,默然看着她漂亮得堪称娇媚的面容,不知该不该庆幸自己的平凡普通。

    “不管遇到什么,我们一定要记住,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要热爱自己的祖国,永不向敌寇低头,一定要相信,最后的胜利必然是我们的!”

    黎老师说完,张老师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大声道:“我们这个国家之所以绵延不绝,是因为有你们这些青年人,你们都是国家的希望,一定要努力学习,将我们的文化传承下去,只要文化不死,我们中华民族就不会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