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广州用在防御工事上的钱,抗战以来不下1600余万,这数目中的大部分都在大亚湾和广九,然而敌人登陆,陷惠阳、淡水、增城、博罗之马其诺防线不守,不到10天攻陷广州……”老军长因为愤怒而脸色通红,喘了口气,“我只想问问你们,防御工事在哪里?”

    “上海能支持3个月,败退的士兵在江南拖了1个月,你们呢?你们是不是广东人?你们身后有没有家?有没有父母兄弟?有没有小孩?你们有枪的退了,这些没有枪的要怎么办?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任人宰割?任人宰割啊!弟兄们!”

    老军长双手撑着桌子,老泪纵横。

    荣平拿着一份文件微微颤抖,霍然而起,“报告,跟我一起巡查工事的两个将领逃走了,还带走了那份工事图,我怀疑他们是奸细。”

    “不用怀疑了!”老军长用力挥手,“你们啊你们……这两个人怎么混进来的,你们心里没数吗!银弹可以打师长、军长、打司令官,可以让士兵手里的枪弹炮弹成为废品,广东有10个师两个独立旅,有六七万的兵力,莫师长151师守军没有任何有力抵抗。如果余老总已经决定抵抗,那抵抗在哪里?”

    众人的头几乎低到裤裆里,无人回应,更无人有脸面对这一切。

    “报告军座!”一个将领突然站起来,“余老总不敢担责任,凌晨两点打了长途电话去武汉请示,那边不同意余老总的作战计划,指示我们将广州部队转移到粤北重新部署。”

    “是的,上头说敌寇来势汹汹,必须徐徐图之,从长计议。”另一将领也站起来。

    “所以呢?”陈师长也急了。

    “余老总放下电话,在屋子里转到四点,下令将总司令部沿广花公路撤退到清远。”

    “后勤不联系不通知?广州百姓不通知?”

    “当时乱成一团,来不及……”

    陈师长拍着桌子怒吼,“你们是不是爹娘生养的!你们舍得把自己的爹娘丢给鬼子!”

    “对不起,请原谅……”

    “要原谅,你去请你们爹娘原谅,去请广州百姓原谅!不要请我原谅!我没有资格原谅你们!”

    老军长发出怒吼。

    ‘余汉无谋,吴铁失城,曾养有甫。’这是到处在传的东西,所以,广州为什么会陷落,你们心里还不清楚么?

    荣平冷冷扫了众人一眼,背脊笔挺,转身离去。

    众人面面相觑,老军长垂头丧气挥挥手,“撤,先撤到粤北!”

    背包、水壶、灰布军装、军帽、皮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