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日寇封锁之下,跑船已无活路,为了挡住日寇铁蹄,细妹的父亲绝望下趁着夜色上了船,自己把船凿沉,和生活了一辈子的船葬身水底。

    这一切,他都瞒着细妹,等细妹醒来,发现自己一夜之间成了孤儿。

    细妹遭受巨大打击,再度失声,一个好心奶奶把她送到收容所来,老师怎么问都问不出名堂,发现她会写字,连忙拿出纸笔让她写,谁知她只写三个字“胡佩佩”。

    佩佩和黎丽娜无比庆幸再次去了收容所,两人一起动手,把细妹收拾出来,剪掉她已经纠结成一团,还长了虱子的一头乱发,用香喷喷的洋皂给她洗了好几遍,洗出原来的面目,黎丽娜找出自己挺嫌弃的学生装快手快脚改出来给她换上,把她拉到镜子前让她自己看。

    看到镜子里小男生,细妹歪着头迟迟直笑,两边看了看,投入佩佩的怀抱。

    细妹回到信任的人身边,这才有了一点活人气息,眼里有笑,低头有泪。

    两人面面相觑,含泪微笑,而新的问题又来了,两人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养这么一个大活人。

    说来说去,还是得找工作赚钱,找工作显然不太可能,只有回头找胡东阳和雷小环想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澳门读书。

    黎丽娜第一个反对,佩佩要去读书,她和细妹怎么办?

    佩佩看了看她,把嫁给荣祖那句话吞下来,嫁人确实是目前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但两人就是为了不随便嫁人才逃出来,这种念头想都不该想。

    这还是一个死结。

    黎天民带着黎司令的名头,打着抗战救国的旗号轻轻松松来到军队驻地,陈师长正要娶妻,缺钱缺得厉害,军中从上到下忙于娶美貌的姨太太,谁不缺钱,所以黎司令将发财的路子往大家面前一推,立刻成为军中红人。

    驻地有矿,有各种各样的农产品,黎司令在港澳甚至海外有销路,陈师长有枪,有车队,而且有的是不要钱的人力,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还不发财,那还得谁发财?

    陈不达学识渊博,又会打算盘,理所当然成为黎司令倚重的账房先生,而且陈不达也没什么上不得台面的小癖好,办事非常牢靠,有那么一瞬间,黎天民还动了把女儿嫁给他的念头,后来转念一想,就剩下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就算不嫁人也得好好养着。

    当荣平从前线勘察工事归来,一切已成定局。

    陈师长知道他愚昧无知不通情理,虽然是个办事的人,放在面前天天看他忧国忧民的苦瓜脸,难受得要命,干脆把他打发去前线搞工事。

    上头派下来两个留日的东北将领,拿着防御工事的图纸瞎指挥,荣平跟两人不对付,在前线一路走一路吵,最后人家一状告到上头,荣平没人家那种资历,只得乖乖打道回府。

    陈师长安抚一阵,陈不达拎着两个行李箱直闯办公室,和荣平打个照面,两人都呆住了。

    荣平恨极了他们父子这些年在万木堂的所作所为,一点面子也不给,起身就走。

    陈师长连忙把他拉着坐下来,赔笑道:“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敞开来说了吧。我们帮黎司令做了一点生意……”

    陈不达连忙补充,“就是丽娜的父亲。”

    陈不达转而对陈师长补充,“黎司令的女儿跟荣平的妹妹是闺中密友,两人从小一块长大,好得像是连体婴。”

    陈师长拊掌大笑,“那可真是巧了。”

    想到佩佩和黎丽娜,荣平心头一软,神色终于和缓下来,“师座,敌人蠢蠢欲动,我们要多多训练军队才行。”

    “对!”陈不达连忙解围,“黎司令这次来接洽,就是想切磋学习,回去好训练抗敌队伍。”

    三人一阵寒暄,陈不达连忙告辞,陈师长看了看那两个行李箱,狠了狠心,拿出一个递给荣平,正色道:“荣平,军中你管得多,这些年辛苦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思,你先拿回去。”

    荣平还当是什么好吃好玩或者衣服,拎着行李箱回到房间,打开一看,看到满满一箱子的钱,顿时呆若木鸡。

    等黎天民赚得盆满钵满,一行人满载而归,荣组还关在小洋楼里,刘副官也不敢把他怎么样,好吃好喝伺候着,这么些天白胖许多。

    最后,黎天民发了一通火,卖了陈不达一个人情,把荣祖放了出来。

    陈不达和荣祖一走,谷池孤身一人登门拜访,黎天民旗开得胜,可谓洋洋得意,在谷池面前颇为嚣张,谷池也不恼,操着略显生硬的粤语黎司令长黎司令短,黎司令要什么都点头。

    两人关上门来谈了多久,黎司令特有的朗声大笑就持续了多久,渐渐的,将谷池的声音也盖了下去。

    “所谓中日同源同根,中日本来就是一家人,日本人哪能不爱我们中国人呢,十根手指头总有长短,现在中国这根手指头短一点,日本的长,那就意味着日本要多多来帮助中国。”

    谷池大笑,“司令说得好!”

    ……

    “刘副官,送客!”

    刘副官一直在门口待命,听到了黎天民的一番神论,打开门,眉头微微皱起。

    谷池走出门,黎天民也懒得再送,抓起一串钥匙递给刘副官,“小刘,你跟了我出生入死这么多年,现在我东山再起,这栋小楼你该得的。”

    刘副官扑通跪下来,涕泪交集,“司令!

    黎司令抓着一瓶酒咕咚咕咚喝起来,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刘副官,老子这次真的发财了!”

    欢呼声惊天动地响起来,小洋楼顿时一片欢腾,而周边一直蒙在鼓里的百姓也是在这一天知道黎司令驻扎在此的消息,因为黎司令的军队很快开过来,把周边的百姓全部赶出家门,而这些宅院立刻投入休整,留作扩军之用。

    抗日的招牌打出来,天下莫敢不从。黎司令志得意满回到小楼,看到满脸惊恐的袁茵,如同一盆冷水浇在头顶。

    自己权势滔天,家财万贯,没有儿女继承有屁用!

    荣祖回家老老实实挨了顿骂,这次由心情大好的齐玲珑给胡介休出主意,让他来军中历练。

    要是以前,荣祖万万不敢,听到陈不达说起军中也是小社会,日子过得特别舒服,收了东西就跑。

    荣平接到齐玲珑要他好好照顾大哥的消息,荣祖已经以荣平大哥的身份住进军中营地,日子果然过得无比逍遥。

    荣祖号称是从军,实际上就是混日子,军中营地住着军官的太太姨太太,还有大呼小叫的孩子们,平常管得不严,出入挺自由,有一个讲究的军官太太还带上5个厨子来做饭,要什么吩咐勤务兵去买什么,果然比广州还要舒服。

    荣祖是个闲不住的人,先是帮人买东西送信,结交一帮勤务兵,再来又跟太太们赌钱打麻将,兜里永远都装着一把糖果,逗小孩子玩,加上他长得一表人才,把上上下下都哄得心花怒放。

    荣平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看到那些千娇百媚的太太们眼波流转媚横飞,知道这迟早是个祸患,恨不得拿一根绳子拴住这个倒霉大哥送回去。

    “小玉,怎么是你?”

    有句话说得好,他乡遇故人,千万别是仇人。荣祖万万没想到自己就有这样的好运气,竟然在军营遇到失踪的谭七小姐谭小玉。

    谭小玉自然没什么好脸色给他,瞪他一眼,扭头就走。

    荣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熟人说话,也管不了这个人跟自己有没有深仇大恨,腆着脸追上去,自顾自叨叨,“小玉,真没想到你会在这里,我太高兴了,真是太高兴了……“

    谭小玉猛地停住脚步,冷冷看着他,“你看看我有什么变化?”

    荣祖哪里看得出来,假作认真地上下打量她,为了配合她的话,头点得像是公鸡啄米,“变了,当然变了,变得特别漂亮,简直认不出来了!

    谭小玉哭笑不得,把肚子挺了挺,“你再看看!”

    “哇!”荣祖发出夸张的一声,好看极了,这身衣服太合适了,那得上海裁缝才能做出这样好看的样子。

    谭小玉哭笑不得,终于明白没有必要跟这个二世祖计较这么多,败坏自己的心情,索性把肚子挺出来,“认真点,再看看!”

    谭小玉肚子大了,怀孕了,这回连傻子都能看出来了吧。

    荣祖一点也没有曾经定亲的沮丧,惊喜万分,小心翼翼蹲下来,喃喃自语,“太神奇了,肚子大了……”

    荣祖猛地一拍脑袋,“啊,你嫁人啦!”

    谭小玉忍无可忍,将包朝着他的脸砸过去。

    很快,荣祖鼻子插着两管纸堵住喷涌的鼻血,被谭小玉牵引之下来到小院,一边听她解释失踪的情形。

    谭小玉跟陈师长算是青梅竹马,只是陈师长出身贫苦,之后又当了兵出生入死,谭家看不上。谭小玉打听到荣祖喜欢玩,名声不好,不肯嫁给他,没想到谭家不肯辜负胡介休,一说退亲就要闹,谭小玉只好一直等他们家自己醒悟来退亲,这一等就把肚子等大了。

    荣祖打上门来,这才算把谭家惹急了,谭小玉一不做二不休,带着肚子里的孩子投奔心上人,两人找到德高望重的老军长哭诉,由他把这件事定了,这才安心住下来养胎。

    陈师长有点惧内,不敢提荣平和荣祖的事情,谭小玉听其他军眷说来了一个很会帮忙的胡家大少爷,自知躲不过去,干脆亲自来跟他坦白,同时出一出自己多年郁闷之气。

    打过交道,谭小玉才知道自己错了,荣祖确实喜欢玩闹,那也是大家公子正常的玩闹,而且他待人诚恳热情,尊重女性,喜欢小孩子,没那么多歪门邪道,可见传闻是多么不靠谱。

    荣祖卸下负担,也把她当成自己要照顾的妹妹,跟她大吐对黎丽娜美人的相思之苦,讲自己的四妹佩佩从小到大的糗事,谭七小姐上面也是各种哥哥姐姐胡闹长大,两人每天有说不完的话,从仇人变成朋友。

    别人不敢告诉陈师长,提醒荣平是必要的,荣平深夜等到他回来休息,一把将人揪住,怒吼,“那是师长夫人,你脑子被老鼠偷了,竟然敢大庭广众之下去调戏她!”

    荣祖最恨有人冤枉他,满不在乎地笑,“你少在我面前玩这套,你脑子才被老鼠吃了。小玉跟我定过亲,要不是我没答应,她就是你嫂子。我跟她说句话怎么啦,我还要当她孩子的干爹呢!”

    荣平一个茶杯砸在他面前,“你自己作死不要紧,别连累我们!”

    “什么你们我们,我是你大哥!”

    “我凭着自己本事考上军校,从枪林弹雨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现在,你不想干了就滚,别想在这里享福。”

    “我享福怎么啦,我是胡家大少爷,生下来就是享福的!”

    荣平刚想开口,看到他身后的人影,连忙敬礼。

    陈师长脸色铁青走来,绕着荣祖转了一圈,冷冷看向荣平,“你也是知书识礼的人,不会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