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身上还有多少钱?”

    江明月万万没想到,佩佩见到自己的第一句话就是要钱。

    这是两人生活近半年以来的第一次,可见家中已经到了极度困难的地步。

    “今天有个老师家里揭不开锅了……”江明月伸手进口袋掏来掏去,掏那根本不存在的钱。

    “那你知不知道自家也揭不开锅了!”佩佩气急败坏打开他的手,两人四目相对,都是各有各的愁楚,愁容满面。

    撇开钱的问题,两人现在要面对的最大难关,是谭小虎和江泮针对南石头的日军据点将要展开的行动,谭小虎踩点回来,有没有信心两人没看出来,胃口倒是比昨天还要好,把家里的一点存粮吃得干干净净。

    日军搜刮粮食供给军队,广州百姓吃的是配给粮,每人每天只有二两米,江明月和佩佩两人每天煮粥配咸菜想尽办法省的口粮,两天之内就被谭小虎这个饕餮吃得干干净净,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看谭小虎始终闷头吃不吭气,江明月忍不住了,“你们什么时候行动?”

    谭小虎摇摇头,“我也在等消息。”

    江明月哭笑不得,广州到处都是岗哨,他们未免太儿戏了!

    谭小虎像是知道他的想法,嘿嘿笑道:“有我们谷大队长在,你们就放心吧。他瞧不上我,没说让我去,不,应该是没把我当主力,就交代我来吃穷你们家。”

    他还真好意思!佩佩和江明月目瞪口呆,江明月气得拍桌子走了。

    谭小虎冲他的背影做个鬼脸,低声道:“佩佩,谷大队长跟你们没仇吧,怎么就一定要我来吃穷你们家呢。”

    佩佩一筷子敲在他额头,“快吃!不怕你吃穷!你给我吃饱!”

    谭小虎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孩子,手舞足蹈,哈哈大笑。

    佩佩很快跟总台联络,请求资金上的支援,跟以往一样,总台答应是答应了,具体多久能到账还得靠天,还给她回了四个字,“克服困难。”

    佩佩和江明月都哭笑不得,从后方出发来到广州,不知道多少关卡要过,多少路费要给,一路上经费用尽,等好不容易到了广州驻扎,幸而雷小环派人按月从乡下送东西来,江明月的薪水还算可以,两人省吃俭用,生活才得以维持,佩佩汇报过数次,得到的补充不过两次,而且每次都是一点点,在物价飞涨的时候买一袋米都不够。

    他们和这么多冒险潜伏进来的青年连命都不可以计较,而上头竟然还在计较这一点点经费,生怕多给了一块两块,这世道多么荒谬可笑。

    “老公,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就剩下这房子,我想来想去,实在不行就把这房子卖了,我们去学校住,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就去学校旁边租个屋子应急。”

    江明月惊诧不已,连连摆手,“这可不行,要到了我手里卖了,我岳母肯定会把我杀了。”

    不等佩佩开口,他又笑道:“再说了,你自己看看,广州现在剩几个人,到处都是空屋子,能买得起房子的有几个,就算卖了,也卖不了几个钱。”

    江明月这些天忙于备课和管理学校事务,因为粮食一日三涨,学校和老师全都入不敷出,不仅遇到了财政困难,很多老师都是全家吃一份薪水,这下连温饱都难以保障。

    在如今的广州生活,除了鬼子和汉奸,没有一人不难。

    “要是学校那边能做点小买卖就好了,我们也不至于这么狼狈……”佩佩愁眉苦脸往外走,江明月迟疑跟上来,去院中看看星空,顺便歇凉透透气。

    果然,看到漫天星星,江明月脑子里灵光一闪,低声道:“你说得对,我明天去想想办法。”

    佩佩点点头,向他复盘近日的行动,“阿特平的货源找到了,我和细妹两个中国人常进日本招牌的药店,容易引起怀疑,还需要有一个信得过的人去交涉。”

    江明月点点头,“我们有人。”

    你们有人,为什么我不知道?

    佩佩把疑问藏在心里,满心疲惫地叹了口气,“最重要的,我们明天没粮了。”

    江明月苦笑连连,突然想给辛苦的人一点安慰和支撑,他也这样做了。

    谭小虎打着呵欠走出房间尿尿,看到院中相拥的一双人影,悄没声息地退了回去,背靠在墙上拍着砰砰乱跳的胸口,忽而苦着脸抱着头蹲下来,在心中哀唤,

    “师傅,你真的没机会了!”

    他不仅是来吃穷江明月和佩佩,还是替江泮做探子的。

    江泮始终觉得他们是做做样子,根本不信他们成亲了!

    此时此刻,柴店,面前除了胡骏叔和两个胡家子侄,还有十多个少年,二十多个游击队员。

    江泮如同变了一个人,拿着一根树枝指着墙上的手绘地图,“你们看好,记住自己负责的位置。”

    随着江泮手里的树枝指过去,一只只手举起来,很快成了林。

    除了胡骏叔,其他都是年轻得惊人的面孔,黑瘦得可怜,眼睛又明亮得可怕。

    “阿超,阿华,你们负责新华戏院对面惠通酒楼的清理工作,明天暂时不要将酒楼前的柴车、茶车、家禽车的卸货,其他人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是!”两人迅速应答。

    “骏叔,这大园酒家是日本高级军官的聚会地点,周围的防备会更加严密,我们尽量做多重准备。”

    胡骏叔手久久高举,目光炯炯,“我年老体衰,遇到了日本鬼子肯定跑不了,由我来引开他们的注意力,由年轻人去行动,谷队长看如何?”

    胡骏叔跟随胡介休学习讲课多年,也学到了胡介休一人掌控全场的本事,声音无比平静,每个字带着优美的粤语余韵,美得像是在唱曲子。

    江泮树枝定在十三行附近,尾指头微微颤抖。

    所有的人目光如同钉在地图上,无人开口。

    “我反对!”

    荣祖嘶哑的声音打破这片沉寂。

    江泮下巴微扬,似笑非笑看着门口,荣祖披着一身月光走来,长得跟记忆中的那个二世祖有些不一样,让人根本认不出来。

    荣祖像是从水里捞上来,满脸的汗珠闪着光,明明还是这张脸,跟以往的痞里痞气相比,表情显得有点狰狞。

    荣祖急匆匆走到江泮面前,夺了他的树枝折成两截,在地上泄愤一般踩了踩。

    “你们自己出去看看!全是人!全是密探!全是鬼子!”

    荣祖已经语无伦次,朝着众人一指,“你们这才几个人!老的老,小的小,我说你们几个,你们有16吗!”

    被他指到的两个孩子默默摇头。

    胡骏叔起身一笑,“这两个孩子跟着谷大队长打了两年仗,已经抓了10多个鬼子。”

    两个少年微微挺起胸膛,露出骄傲的笑容。

    荣祖困兽一般踱步,“我知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马上就是九一八事变10周年,不能让他们这么痛快……可是你们不能这么冒失,要从长计议,知道吗!你们回去等我的消息,这件事交给我,我有办法……”

    荣祖说话间,江泮不耐烦了,到角落里捡了一根细柴,继续走到大家面前,指着地图,“大家听好,目标:第一,新华戏院,第二,大德戏院,第三,大新公司,第四,大园酒家,第五,赤玉食堂。”

    众人一个个冲上来,将江泮围在中间,荣祖一点点被挤出去,很快就站在人群最外,形只影单。

    江泮的声音从人群中悠悠传来,“目标先是这5个,这5个目标交给古月组负责,其他的目标任务更加艰巨,是要真刀真枪跟鬼子拼命的,由我带敢死队负责。”

    荣祖又急又气,站在外面跺脚蹦跳,“还要打仗,你们才几个人,怎么在城里打仗!”

    胡骏叔从人群中走出来,虽说也是满头汗水,照样气质翩翩,还带着满脸云淡风轻的笑容,“大家都知道螳臂当车,不自量力。作为一个不自量力的小螳螂,不试试看,总是有些不甘心。”

    荣祖愣住了,用手卷成喇叭冲着人群叫道:“喂,你们听好,屠了西城和万木堂,还有到处抓游击队的谷池你们知道吗?

    众人立刻安静下来。

    江泮拨开人群,气势汹汹走出来,怒目圆睁,“他在哪?”

    荣祖指着地图,“他有三个可能出现的地点,第一,新华戏院,他们经常在那开会。第二,大德戏院,第三,大园酒家。”

    众人窃窃私语,江泮冲着他点点头,“正好跟我们的目标重合,大家憋了这么多天,好好干!”

    众人齐声:“是!谷大队长!”

    荣祖还是第一次知道这回事,指着江泮目瞪口呆。

    胡骏叔把荣祖的手指头拽下来,笑道:“大少爷,你是不是很久没回家了?”

    “我刚从三水回来。”最瞧不起的“仇人”也有这等成就,荣祖整个人成了霜打的茄子。

    “你去买两张船票,等我办完这件事,我们一起回家。”

    荣祖确实买了两张船票,胡骏叔却没有跟他一起走。

    第二天一早,谭小虎拎着菜篮子钻出家门,冲着佩佩回头一笑,“我去买黑市买点米,算补偿给你们。”

    佩佩和江明月面面相觑,两人身上一个子都没有,佩佩还想着一会去细妹那想想办法,或者摘点番薯叶应付两天。

    两人都想得太美了,谭小虎早就有任务,拎着菜篮子直奔新华戏院,在路上随手跟人交换了一个满满当当的菜篮子,把这个菜篮子拎到新华戏院对面的酒楼门口,一个黑黑瘦瘦的少年在守卫森严的鬼子眼皮地下,顶着菜篮子瞪着一双纯真的大眼睛,将菜篮子送进了日军俱乐部厨房后门。

    一个伙夫模样的青年将菜篮子装上柴车,把柴车推进厨房。

    谭小虎拎着菜篮子返回原路,在刚刚跟人交换菜篮子的地方又转手接到一个装了小袋子米面的菜篮子,咧着嘴无声地笑,将菜篮子提到佩佩面前,擦了一把汗,转身又跑了。

    第二天下午,新华戏院的定时炸弹第一个爆炸,全市立即戒严。

    胡骏叔提着一个装着炸弹的藤箱,正要乘黄包车去十三行炸大园酒家,不料在四牌楼被日伪军警堵住,团团包围。

    胡骏叔丝毫没有惊慌,下车之后,趁着众人要来搜查藤箱,一瞬间拉响炸弹,当场和几个日伪军警同归于尽,而他本人也尸骨无存。

    他再也不用回家了。

    同一天,广州四处传来惊人的消息,南石头的日寇据点遭到谷大队长领导的游击队奇袭,救出了不少被抓的中国人,还杀了十多个日伪军。

    谷池当时就在大园酒家和姘头金井芳子胡混,两人靠着这些杀人放火的小动作起家,对付这一套也颇有经验。两人召来手下,设下禁区,任何人不得靠近大园酒家,大园酒家的人也不准出去,全部进行搜查。

    胡骏叔的牺牲确实引开了敌人的注意力,只是配合他行动的两个少年没能靠近大园酒家半步,在敌人的步步紧逼之下不得不撤回柴店。

    赫赫有名的游击队谷大队长不仅带着敢死队在南石头大获全胜,拿了日伪军的人头,还发了大批传单,让汉奸走狗记住自己是中国人,以后小心行事,否则不管在哪都能取到他们的命。

    9月17日的行动沉重打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让广州百姓欢欣鼓舞,大家奔走相告,更多不甘受辱的青年逃离家园,出去投奔游击队。

    在黑暗中给予大家光明,这才是此次行动最大的意义。

    当天夜里,整个广州像是在火山上,日寇的皮靴敲打着街道,一声紧过一声,如同催命的鼓。

    从第一声炸弹响起,佩佩就已准备好干粮金疮药等物,既是等待一早消失的谭小虎,也是为即将到来的惊涛骇浪做准备。

    街坊邻居们也都非常关心游击队的行动,用自己的办法传递消息,坏消息和好消息纷至沓来,让守在大门口的佩佩无所适从。

    煎熬了半天之后,惊涛骇浪终于在夜间来临。

    从阁楼往下看,追捕游击队的一张张脸年轻得惊人,又有惊人的恐怖,都是一样为了考试绞尽脑汁的愚钝青年,为什么他们会在异国土地上大开杀戒。

    佩佩不想知道。

    他们举起屠刀的那一刻,此仇不死不休。

    皮靴声渐渐远去,街头出现熟悉的白话交谈和焦急呼唤孩子的声音,危险倏忽来去,只留下那一声声催命的鼓响在每个夜晚的噩梦汇总。

    江明月出去转了转,发现一切风平浪静,回来进屋泡了一壶茶,一边品茗一边笑道:“说不定,下一个抓的就是我。”

    “把菜择了,明天早上煲粥喝。”佩佩冲他翻了个白眼,目光下意识扫向藏发报机的楼上。

    江明月冲了最好喝的一泡茶放在她身边,一边捋袖子一边正色道:“如果抓到我,你就说自己是个家庭妇女,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想办法救我。”

    “那可不一定,”佩佩笑眯眯看着他,“如果抓的是我呢?”

    “那你就说是我让你做的,抓到我,他们功劳比较大。”

    “你要走了,这里的工作怎么办。”

    江明月笑着摇摇头,“我的身份复杂,而且比你重要,没有我就没有你。”

    事情交代完了,江明月埋头择菜,虽然动作还是笨拙,比起以前还是要从身到心畅快许多。

    “总而言之,遇到什么问题,我去,你留。”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