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狼子野心

    报纸上登载的是胡家和荣祖脱离关系的消息,字数虽少,佩佩看了足足一个钟头。

    江明月也不去催她,手忙脚乱煮好面,在她的碗中藏了两个鸡蛋送到她面前。

    佩佩显然已经成熟许多,将报纸烧成灰烬,很快恢复镇定回来吃面,翻到两个鸡蛋,看了看他是光头面,又将两个鸡蛋夹到他碗里来。

    最后,两人一人吃了一个煎蛋,并且定好互相照顾绝不偏颇的规矩,江明月这才收了碗筷,继续盯着门口,而佩佩上楼去完成今日的工作。

    佩佩将南石头的情况一一汇报,总台仍然镇定,发给她一行字,注意阿特平。

    两人夜半对接,毫无头绪,佩佩突然想起江泠和许盛赞两人在老太平路开了爱盛诊所,决定第二天先去探探路。

    第二天一早,江明月和佩佩还是如往日一般溜达过去上班,佩佩再捎回米面菜蔬。

    两人是新婚夫妻,出双入对,还拉着手挽着手,让街坊邻居羡慕不已,而生宝宝的催促声也渐渐开始冒出来。

    把江明月送到学校所在的街角,佩佩看到有人挑着新鲜菜在卖,刚想要追上去,江明月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附耳道:“找到阿特平,有多少买多少。”

    送孩子的家长已纷纷赶来,不停对两人打招呼,佩佩蹙眉点头,满心疑惑。

    总台没有交代他们要买多少阿特平,他要买下来干什么?

    就算找到货源,能够买到,钱从哪里来?运到哪里去?

    江明月似乎并不想给她解释,牵着一个孩子的手走入学校。

    佩佩买了菜回家,正在做家务,细妹再度登门。

    佩佩对她的来去无踪早有准备,向她展示江明月早起摊的葱花饼,细妹也不客气,啃了一个小角,满脸成了苦瓜。

    佩佩哈哈大笑,江明月向来手下没个轻重,肯定是放咸了!

    许久没见到佩佩这样的笑容,细妹眼睛看直了,一屁股坐下来,就着白水吃饼子,泪珠大颗大颗往下掉。

    佩佩慢慢蹲到她面前,拿出手帕为她擦掉泪水,接过咸得发苦的饼子,扯碎放了一点青菜做了一个汤,这就是两人的早饭。

    吃完饭,细妹抹抹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这是骏叔给你的。”

    纸上不过寥寥三行字,佩佩凑近一看,和细妹面面相觑,抱着她温柔地笑。

    “骏叔带了两个侄孙子小孩来广州帮忙,你可以跟我住吗?”

    “不。”

    佩佩倒是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干脆利落的拒绝,坐到她面前深深看着她的眼睛,“怎么啦,不喜欢他?”

    细妹摇头,“我有事做。”

    佩佩犹不死心,“那住这里,行吗?以后你只管做你的事情,我们不管你,杂货铺那边太乱,你已经是大姑娘了,不方便。”

    “大姑娘”三个字让细妹陷入一团迷乱之中,许久不知如何回答。

    佩佩紧紧抱着她,低声道:“前两年妈妈有没有教你如何做女人?”

    细妹点点头,坦坦荡荡掀开衣服,让她看自己的小背心。

    佩佩无声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牵着她的手来到房间,给她看真正女人的一干东西。

    细妹羞红了脸,偎依在她肩膀,佩佩按着她坐下来,笨手笨脚给她梳了两个小辫子,声音轻柔道:“你第一次来万木堂才6岁,我听说你会划船会打渔,也不管你才多大一点,拉着你跑去江边玩,差点回不来了……你记得吗,已经10年了。”

    细妹回头定定看着她,眼中像藏着最亮的星辰。

    细妹这一趟不仅是来送信,也是奉胡骏叔之命,带着佩佩去老太平路找爱盛诊所,让身在广州的大家都有个照应。

    这跟佩佩的想法不谋而合,两人收拾一番,打扮成西关的小姐妹,牵着手沿着珠江岸走向太平路,佩佩一路走来,还不停记下江上的舟艇军舰等有用信息。

    一辆黑色轿车迎面而来,以雷霆万钧之势堵在两人面前。

    佩佩眼睁睁看着车冲上来,身手从未有过的敏捷,迅速推开细妹,而自己也蹦了开来。

    细妹身体太单薄,整个人都被推得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半天回不过神。

    轿车仍然嗡嗡作响,佩佩暗道不妙,想要在她继续撞的时候拉着细妹跳江,没想到车突然停下来,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跳下车,冲着细妹一扬下巴,“她是什么人?”

    细妹脸色骤变,像是看到一条毒蛇。

    佩佩将细妹往后一拉,冷冷道:“你是什么人!”

    “我?”女人朝着自己一指,哈哈大笑,“你也配知道我的名字,说出来吓死你!”

    佩佩淡淡一笑,“不说算了,阿妹,我们回家。”

    佩佩抓紧细妹的手,转身就走。

    女人突然冲上来,手搭在细妹肩膀,一个巴掌却甩向佩佩。

    佩佩始料不及,被打得一个趔趄跌坐在地,细妹抱着她呜呜直哭。

    女人冷笑,“小丫头,跟我抢了这么久的生意,这会知道怕了,想躲了,告诉你,没这么容易!敢跟我斗!我要把你们全都丢进珠江喂鱼!”

    女人踩着高跟鞋一路气势汹汹上了车,一路喇叭狂鸣而去。

    细妹扶起佩佩,为她擦了擦嘴角的痕迹,佩佩压低声音,“赶快走,正好去诊所。”

    “你们说的那个女人,去过沙面的都知道。”

    江泠让佩佩躺在治疗床上,假作仔细检查,其实是由许盛赞在外望风,三个女人说悄悄话。

    对于佩佩的到来,江泠和许盛赞都毫不意外,两人像往常一般嘘寒问暖,好似这两三年的时光从未远走。

    这条街银号绸缎庄鹿茸燕窝等铺子云集,是相当热闹的地方,诊所开在这里,两人即便没怎么上心,还是赚了不少钱。

    两人身后是西园农场一大家子,王红英以一己之力收容西城等地难民,带着大家开荒种地,在沿江等地搭木屋建棚子,另辟容身之所,所以钱虽然赚了不少,日子还是过得相当拮据。

    “她是1926年嫁给中国留日学生回到中国,跟这个学生离婚后才来到沙面租界开了铺子和食堂。”

    听到她说的是自己的仇人,细妹搬来一条凳子,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目不转睛看着佩佩脸上的伤痕—到底是细皮嫩肉,这一会的工夫,佩佩半边脸都是淤青。

    江泠像是对付小孩子,从口袋里掏出两颗糖塞给细妹,让她挪到床脚,回头认真看着佩佩的脸,笑道:“这下好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佩佩摇头而笑,“我可不是池鱼,她打的就是我。”

    细妹不由得握紧她的手,在要不要告知她真相的问题上挣扎不已。

    江泠正色道:“据可靠消息,这个女人不止搜集情报监视这些外国人,她手下有一批日本特务和中国汉奸,以梅花为标志进行活动,我们私下里管他们叫做梅花党。”

    “你一个医生,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佩佩捂着脸认真地看着她。

    江泠和细妹交换一个眼色,露出狡黠的笑容,“这件事,你应该回家问你妈妈。”

    佩佩点点头,相信雷小环有各种奇诡手段,干脆放弃追问,等她亲自来告知。

    “前两年日本飞机轰炸广州,就是这些人成群结队为飞机指点目标,日军打过来,又是他们带路,四处劫财杀人放火找花姑娘填补慰安所,非常可恨。”

    细妹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睁大了眼睛,手里的糖果掉落在地。

    “别怕,你躲着他们走。”江泠摸摸细妹的脑袋,“不错呢,换了这身,感觉突然变成大姑娘。”

    佩佩笑道:“16岁了,要在乡下都该出嫁了。”

    细妹满脸通红,一跺脚,捡起糖果跑了。

    看到细妹走了,佩佩突然严肃起来,拿过江泠的手在她掌心写了三个字,“这个东西,哪里有?”

    “阿特平?”江泠蹙眉看着手心,连连摇头,“这是日本军管的药,禁药,被抓到要杀头。”

    佩佩笑了笑,“世道都成这样了,要是怕杀头,我也不会回广州来。”

    江泠点点头,和她轻轻拥抱,附耳道:“我知道,但是我也不会告诉你。佩佩,保重,尽量不要到这里来,这里日本人特别多。”

    佩佩走出治疗室,许盛赞为了避人耳目正在屏风内给细妹诊脉,来看病的人在外面坐着等候。

    许盛赞冲着佩佩一点头,“受了点风寒,没什么大碍。”

    佩佩拉住细妹,“妹妹,快谢谢大夫。”

    细妹不知怎么又害了羞,躲到佩佩身后不说话。

    许盛赞把两人送出,请各位病人稍候片刻,匆匆往诊所内室走。

    转角的黑暗中,江泠猛地抓住他的手,“她要阿特平。”

    “你答应了?”

    “当然没有!”

    许盛赞长长吁了口气,“我们缺医少药,没法做手术,你以后少到这里来,这里的事情我来应付。”

    “我正要跟你说,”江泠笑了笑,“医院请我回去,外科急需人手。”

    不等许盛赞开口,她连忙补了一句,“不是正式任职。”

    许盛赞摆摆手,强笑道:“不管是不是,这里都不适合你,你不用管我,好好去医院做事。”

    两人默然相对,外面的病人呼喊许大夫,许盛赞这才转身离去。

    江泠站了片刻,低头看到地上的糖果,走近捡起来。

    以前只要有糖果,这小姑娘就能安静一整天,最喜欢糖果的小姑娘长大了,成为他们在广州最强劲有力的一根线……

    她脑中灵光一闪,想起刚才谈及某件事时小姑娘的表现,脸色骤变,拔腿就走。

    她没有去追佩佩和细妹,而是从后门钻出诊所,消失在深深街巷之中。

    此时此刻,佩佩有了细妹陪伴,顾不得脸上火烧火燎,在久违的太平路上一步一停,仔细观察。

    这条路有几家药房,各种牌子都有,有的看起来像是专门做日本人生意,招牌上面只有日文。

    日文汉字看起来也跟中文差不多,不存在走错地方的问题,佩佩停在一家日本字药房门口,稍一迟疑,只见面目狰狞的便衣男人冲过来,口中喊的是日本话!

    佩佩和细妹同时伸手,把对方拉进店内,两人惊魂未定,变故又起,店内莫名冲出几个日本士兵,两人押着一个,从里间押出两个矮小的中年男人。

    这两个中年男人全说的是日语,看起来像在求饶,出门的那一刻,突然扑到大门角落,抱着门框不撒手。

    砰砰,门口响起两声沉闷的枪响,佩佩和细妹抱着头蹲下来,用眼角余光一看,刚刚被抓出来的两个日本人都是脑门中枪,尚未闭眼。

    日本士兵很快气势汹汹走了,剩下这些便衣来收拾残局,领头的站在大门口叉腰怒吼,“看到没有,叫你们还卖禁药,这就是你们的榜样!”

    一个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的青年从药房里间走出来,冲着领头的便衣特务抱拳,说的是好听的北方话,“这位大哥,您看看招牌,我们做的都是日本人生意,这日本人买禁药我们也没办法阻止。”

    领头的嗤之以鼻,“这两个日本人也是找死,凭着他们的身份,做什么生意不都是赚得要死,非得做这种掉脑袋的生意,他们倒了一手,才赚几个钱,白白把命送了,真不划算!”

    青年连连叹气,冲着满街的人群摆手,“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

    领头的便衣特务拔出枪朝天就是一枪,众人一哄而散。

    青年这才注意到角落里的佩佩和细妹二人,和和气气道:“二位想买什么药?”

    佩佩满面惊恐,朝着脸指了指,细妹大惊失色,就一转眼,佩佩的脸完全肿成包子。

    青年笑了笑,转身走向药品柜,找出一瓶看不出名字的药交给佩佩,“擦三天就消肿了。”

    “你是北平人?”佩佩连忙搭腔,“为什么我以前没见过你?”

    “是的,我老家在北平,后来去了日本留学,去年家人南下广州,我也跟过来了。”

    “那你……”佩佩硬生生把问询阿特平的话咽回去,这里有上头要的阿特平,而她能想办法买到,今天这趟就没白跑。

    显然,青年误会了一个年轻女子的关心,苦笑摇头,“你们也看到这里的情况,我的家人不愿意留下来跟日本人打交道,又取道香港去了重庆。”

    佩佩点点头,“我相信你们不会分开太久,祝你们早日团圆。”

    “谢谢!”青年十分感动,“小姐,不如这样,你看不懂说明,我来替你擦药吧。”

    佩佩还没反应过来,细妹一闪身拦在她面前,“我姐嫁人了!不用你擦!”

    青年微微一愣,和佩佩相视而笑,就此告别。

    走出太平路,细妹也告别佩佩,转身跑入连佩佩都叫不上名字的无边巷陌,很快消失无踪。

    江明月现在面临的首要问题是找到替补的老师,让学校正常上课。

    能够当老师的自己人可没这么容易找,东江纵队、珠江纵队、北江特委等都来广州活动,只是现在都是单线联系,日伪军查得很严,稍有不慎就会被抓捕。

    江明月利用接头的一个伪警送出消息,很快等到一张字条,约他去同福楼一个估衣铺会面。

    广州百业凋零,最旺的是一些歪门生意。同福楼、南华西路等地,满街满巷都是匪徒在沦陷逃难后从店铺里各家宅院中抢掠的赃物,有的商户和百姓无可奈何,循着蛛丝马迹而来,反过来要花钱把自家的东西买回去。

    能买回去还算是走运,这一带汉奸歹徒聚集,烟馆赌馆林立,盛况空前,要是被人下个套,只怕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现在并不是买估衣的时候,佩佩从楼梯下方翻找出临走的时候藏在这里的一件棉衣,让他带上去换点菜金。

    江明月用一个包袱卷了棉衣,倒真有几分家境落败急需口粮的颓败模样,加上良民证齐全,非常顺利地通过各种关卡来到同福楼。

    估衣铺生意颇为清淡,是一个富态的老妇人在守着,江明月拿出棉衣让老妇人点检,提出换一身长衫和夏衣,老妇人上下打量,颇为高兴,带着他来到铺内找寻。

    走到屋内,两个女子一齐起身,原来这就是老妇人的女儿王静和同伴郭琼,也是上级派来潜伏的同志。

    江明月和两人一番交谈,喜出望外,两人都受过高等教育,教小学绰绰有余,对于女儿和朋友能够留在广州教书,老妇人也非常高兴,江明月这才知道,王静离家投奔革命已经七年,这还是第一次回家。

    在这条线上不仅有王静和郭琼,组织还派来另外两个同志来配合江明月的工作,只是两人不知道路上遇到什么困难,现在还没能到达广州。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