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荣祖最怕寂寞,现在有妹妹一起玩,有美人看,有温柔可亲手艺超群的袁姨和兰姨,完全忘了自己为什么要来黎家避难,每天屁颠屁颠跟上跟下,明知被丽娜嫌弃还美得不行。

    荣祖指望不上,丽娜一出门就被一群不懂事的小孩围观,烦不胜烦,而袁茵与世隔绝多年,出来一趟像要她的命,兰姨出了个主意,提供物质支持,佩佩也只能厚着脸皮上街卖兰姨做的杏仁饼,同时打听家中动静。

    万木堂胡家在黎家所在的三水卢岭这个犄角旮旯地方同样赫赫有名,胡介休开堂授课,四处讲学,也曾来过这里。

    提起万木堂胡介休,百姓还记得当年盛景,整条街老老小小全部一拥而上,胡介休把课堂从室内摆到室外,内容从卢岭历史讲到风土民情,平白亲切,后面的人即便听不到什么,照样为这样的氛围感染。

    这并不仅仅是百姓对读书人的敬仰,而是胡介休多年来致力于推广的就是一种人人皆能成才,种田打渔男女老幼都应该读书识字的理念,让当年赌毒之风盛行乡野的广东悄然改变,所以熟悉的称他为胡四公,更多的人愿意称他一声文曲公。

    佩佩在街头卖了三天杏仁饼,钱赚了不少,消息一点也没打听出来,丽娜看不下去,说好第四天陪着他们一起回万木堂看看。

    第三天傍晚,佩佩听到有人从万木堂来,连忙四处找寻,好歹跟陈不达碰了面。

    原来荣祖和佩佩早就约定,决不能打扰丽娜一家人的生活,再者荣祖也有私心,知道陈不达无法抵抗丽娜的美貌,平日留了个心眼,愣是没让他知道丽娜的家在哪里。

    陈不达追踪而至,四处打听,竟然也没有人肯告诉他黎家住在哪里,或者说,从他一打听开始,他就被人盯上了。

    黎天民政界商界军界都曾混过,只不过选错靠山被排挤出来,在地头上威名犹在,谁也不敢惹,自然也没有人敢告诉陈不达具体情况。

    陈不达的任务是盯着荣祖,谁知因为太过疲累,找个地方躲着一觉接着一觉,睡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三天,荣祖和佩佩同时失踪,雷小环出门在外,胡四奶奶带着余咏明回了娘家,偌大的万木堂只剩下胡介休一人。

    陈太华和齐玲珑觉察出风雨欲来的信息,有些慌了神,把陈不达骂得狗血淋头,三人好一番推算,得知荣祖并没有去江家,立刻让陈不达到三水卢岭找人。

    说实话,陈不达跟着父亲算了多年的账,万木堂的底子最清楚不过,胡介休好面子讲排场,养的闲人比干活的还多,再加上他病倒之后看病吃药花钱如流水,荣祖吃喝嫖赌,胡家入不敷出多年,万木堂其实就剩了个空架子,好名声,分不分家一点意义都没有。

    这些话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陈太华和齐玲珑惦记胡家多年,现在谁挡谁死。

    “达哥,家里怎么样了?”佩佩塞给他一个杏仁饼充饥,拉着他坐在街边。

    陈不达倒也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没指望她把自己带去看丽娜美人,在心中盘算着怎么把两人拖在三水,让齐玲珑和陈太华漂漂亮亮拿下属于自己的一份家业,一个劲摇头说不知道。

    “我阿爸回去没有?”

    “没有!”

    “那我阿妈呢?”

    “没看见。”

    “家里,不对,万木堂还有谁?”

    佩佩也算是陈不达带着长大的,看她晒得一脸黑红,满头大汗,心头颇有些可怜,环顾左右,压低声音道:“万木堂是你三个哥哥的,反正没你一个妹仔什么事,你先躲在这里玩,就别管了。”

    二叔东明懦弱无能,齐玲珑借着两个孩子和陈太华的支持,多年来气焰高涨,佩佩反正有外公家撑腰,跟她没什么利益冲突,能避则避,如今看来,撕破脸的一天总算到了。

    如果能分家倒好了,佩佩在心中苦笑连连,父母和自己三口的小家能脱离万木堂的话,一定要来三水住,跟丽娜比邻而居……

    陈不达左顾右盼,突然瞪圆了眼睛,一跃而起,挡在气势汹汹冲上来的两个壮汉面前,怒喝,“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老板有请!”两人分工明确,一个解释,一个捋袖子吓唬人。

    “老板?哪个老板?”佩佩四处张望,“我们是黎家的朋友,你们有没有跟黎老板打过招呼。”

    黎天民从两人身后走出来,“还算机灵,知道报我的名号。”

    黎天民出身军旅,即便退职多年,还是保持着穿军装腰间配枪的习惯,身边还跟着配枪的士兵,怎么看怎么吓人。

    “伯父好!”

    佩佩认识丽娜10多年,跟黎天民见面的次数一个手就能数出来,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多年前满面红光顶着一个肥肚子的阶段,看他有所改变,微微一愣,笑眯眯道:“伯父,您这是返老还童了吗,怎么看起来不太像了,像个年轻有为的大将军。”

    这话还算中听,黎天民哈哈大笑,上下打量她,想起她是胡介休的孙女,西关才女雷小环的独生女儿,脑子不会不好使,一瞬间改变主意,准备找小姑娘好好聊聊。

    黎天民退职少了许多应酬,心情也十分郁闷,身材自然清减许多,很自然地接受了女儿好友的恭维,冲着两人一点头,“跟我来!”

    两人跟着黎天民上车走了一阵,来到深巷中的一幢小楼,这才知道黎天民在街上竟然还有一个家,同在三水卢岭,黎天民愣是瞒得滴水不漏,就连丽娜也不知道。

    佩佩暗暗心惊,极其小心地留意进来的路径,路上的特征,陈不达还当自己真的成了大人物的座上宾,满脸兴奋,一路左顾右盼,佩佩的眼色和黎天民的怒视统统没有看见。

    引着两人进了小楼,黎天民对佩佩倒也客气,拎小鸡仔一般把她拎上桌,亲自倒了一杯水给她压惊,瓮声瓮气道:“你们不是刚分开,又来找丽娜干嘛?”

    陈不达赔笑道:“佩佩在家没人玩,想念黎小姐……”

    “没问你!”黎天民瞥了陈不达一眼,“你算哪根葱!”

    佩佩一看不妙,“他姓陈,名不达,是我大哥的朋友。”

    “没问你!”黎天民不耐烦了,“你们赶紧回去,别坏我的事。”

    丽娜也不知道的地方,黎天民肯带自己上门,自然不是因为好客,佩佩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装出乖乖女的模样,“黎伯父,我家里只有我一个女孩,丽娜也只有我一个人玩……有什么事说不定我还能帮你,绝对不会坏你的事。“

    黎天民虽然瞧不上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倒也真怕丽娜不肯听自己的,闹得满城风雨,父女彻底决裂,决定从脾气看起来柔顺的佩佩下手,态度也缓和了许多,“胡四小姐……”

    “我叫佩佩,或者叫我阿佩也行。”

    黎天民点点头,“阿佩,丽娜花了我这么多钱,到底读了多少年的书,是不是读完大学了?”

    佩佩目瞪口呆,一个虚伪的笑容也挤不出来。

    陈不达见势不妙,连忙插嘴,“他们刚刚高中毕业,还没读大学。”

    黎天民如同被踩着了尾巴,拍案而起,“老子花了这么多钱,才读个中学!”

    “高中!”陈不达还不知死活,继续显摆自己的渊博知识,“读了高中要考试,成绩好才能上大学。”

    黎天民不耐烦地摆手,“老子说大学就大学!少放屁!”

    黎天民看向刘副官,“听到了没,丽娜小姐读的是大学!”

    “岭南大学!”佩佩狠狠咬了咬牙,笑容满面看向黎天民,“我们考上了岭南大学,只不过现在学校遇到轰炸,暂时停课。”

    黎天民冲着比出大拇指,“就这么定了!”

    刘副官连忙像模像样记下来,“丽娜小姐读的是岭南大学一年级。”

    陈不达哭笑不得,放弃了拍马屁的努力,苦着脸冲着佩佩挤眼睛。

    生气没有用,还是得继续应付黎天民,为丽娜争取福利,佩佩脑海中灵光一闪,笑道:“伯父,依我看,丽娜是大学生,那对方也至少应该是大学生。”

    黎天民瞪向刘副官,“听到没有,对方一定要是大学生。”

    刘副官苦着脸看着手里的记录本,“这样一来,范围越来越小了。”

    “范围小就更好找了,要是留过洋,那就能一锤定音了。”

    “留过洋为什么就能定?”黎天民瞪着圆圆的眼睛,一脸天真无邪的好学生模样。

    陈不达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转机,对佩佩有些刮目相看。

    “留过洋说明家境不错,而且去沙面随便混个事情做也能过上好日子……”佩佩盯着黎天民细微的表情,发现一丝不悦,立刻改口,“当然,伯父这种大将军身份,这样的家底,那得将军司令省长……”

    陈不达眼睁睁看着佩佩说瞎话,汗毛倒竖,悄悄往旁边挪移。

    佩佩一个喘气,露出灿烂笑容,“我不懂你们大人都有些什么官,反正我觉得,伯父要找的话,至少也得是个广东首富!”

    黎天民一拍手,哈哈大笑,“说得好!”

    一阵零零碎碎的掌声响起,陈不达慌忙鼓掌,脸色发青。

    黎天民看向刘副官,“都记下,都记下,四小姐说的太好了!”

    佩佩一个九十度鞠躬,“伯父,您过奖了!”

    黎天民认定佩佩是自己人,神色语气都放松许多,一边扯开不舒适的衣服第一粒扣子,一边挥手,“给四小姐上一份糖水,要冰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