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有一个意图搞大事的齐玲珑在,佩佩和荣祖自然见不着荣安,两人无头苍蝇一般到处钻了一阵,最后还是阿嫦偷偷告知,荣安半夜醒来吃了点东西,不过吃完就被送出了万木堂,至于送到哪里,只有撬开齐玲珑的嘴才行。

    整个万木堂都是厉害角色,两人谁也不敢惹,溜回雷小环所在的小院,没想到雷小环还以为安全把女儿送走了,懒得掺合胡家的事情,齐玲珑前脚走了,后脚就带着出了门,剩下阿兰在看家。

    阿兰是雷小环和兰姨回广州的路上捡的孤儿,很会干活,就是并不机灵,一问三不知,做的饭菜难以下咽,佩佩囫囵吃了几口,洗澡换上干净衣服,拿出母亲给自己整理的包袱,顿时差点气晕过去——母亲和左姨这哪是把自己当女儿养,包袱里全都是村里老妇纺的土布衣裤,穿在身上丑极了。

    哪怕是逃难,作为一个18岁的姑娘,自己肯定也得穿得漂漂亮亮,佩佩在心里狠狠鄙夷一番,放了几件从广州带回来的好看衣服进去,突然很想念丽娜。

    如果丽娜在,她也不至于受这么大的罪!

    佩佩坐在母亲常坐的花草之间,昨天被轿子颠惨了的感觉再次泛上来,满嘴都是苦味,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四妹!吃糖!”

    墙头冒出一个脑袋,又伸出一只手拿着糖果包在晃悠,佩佩哈哈大笑,搬来梯子把荣祖接下来。

    荣祖一回家,母亲余咏明的哭声和泪水就没个完,真是厌烦透顶,敷衍了两句,拔腿就逃。

    从小到大他只怕两个东西,一是余咏明的泪水,一是胡介休的戒尺。

    佩佩心头好过了些许,给他剥了一颗,又给了阿兰两颗,整包没收进口袋,准备做逃跑时的口粮,。

    两人一个满腹纠结,一个满心茫然,背对背坐着不说话,只剩下糖果在口中滚来滚去的声响。

    荣祖突然嘿嘿笑道:“丽娜……”

    “不在!不去!不理你!”佩佩一点机会都不愿给他。

    “我不是说要去找她,”荣祖颇有点心虚,笑容更加谄媚,“我的意思是说,她现在在哪,你们什么时候分开的?”

    “不!告!诉!你!”

    佩佩心头火起,自从荣祖表现出对丽娜的爱慕,这些年她给荣祖制造了多少接近丽娜的机会,没想到荣祖是这么没种的家伙,连广州都不敢去!

    荣祖顿时蔫了,“四妹,没想到你也瞧不起我。”

    “对!就是瞧不起你!”

    荣祖急了,“那你还我钱!还我糖!”

    佩佩双手叉腰,哈哈大笑,“就!不!”

    阿兰撑着下巴笑眯眯坐在屋檐下看两人闹腾,雷小环身体不好,东阳不放心,一直带在身边亲自照顾,孩子就丢给余咏明,余咏明自顾不暇,倒是荣祖喜欢小孩,总带着她玩,兄妹感情特别好。

    两人感情好的表现还跟人家不一样,一见面就得吵,吵完还是照样玩,每次吵都像唱戏一样好看,胡家里里外外10多个丫头个个喜欢看。

    两人闹得正起劲,阿兰也看得起劲,完全没发现有人朝着这里走来。

    听到笃笃的拐杖声,胡介休已到了门口,两人猛地交换一个眼色,同时朝着后门跑去。胡介休对付小孩的法宝不外乎抄文章跪庵堂吃家法,两人惹不起还躲得起。

    发现后门被人锁了,两人又朝着围墙跑,来不及架梯子了,佩佩一巴掌拍在荣祖肩膀,荣祖会意,只好苦着脸矮下身子给她当垫脚,佩佩一手抠在墙上缝隙,一脚踩在他肩膀,再一脚踩在墙上一个凸起处……

    “胡四!下来!”

    只听一声断喝,佩佩浑身一个哆嗦,一脚没踩稳当,朝着地面扑去。

    荣祖眼明手快拦了一下,给了一点缓冲,佩佩才没摔个鼻青脸肿,只是佩佩跌下来之势太快太急,连累了荣祖,两人一起跌进墙下草丛,后脑勺同时磕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佩佩哇地一声,鼻涕眼泪全流下来,她哭的时机十分恰当,胡介休步履艰难,刚刚好一脚迈进来。

    很快,佩佩和荣祖一起跪在胡介休面前,佩佩悲从中来,不停抽抽答答,荣祖一边看着表给她算时间,一边在心里狂笑,胡介休再有办法,再有多少废话,对着一个爱哭包也无能为力。

    胡介休让阿兰关了门上了栓,坐在花草间慢慢喝茶,这一次的僵持战对峙战以佩佩投降告终,而荣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提前向胡介休投降,“阿公,你有话就说吧。”

    佩佩擦了擦脸,低着头绷着神经等骂。

    胡介休苦笑摇头,“都起来坐下。”

    佩佩应声而起,极其小心地坐在胡介休身边,让荣祖去当这个炮灰。

    荣祖反正天天挨骂,也不差这顿,大大咧咧坐在他面前。

    胡介休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无数话涌到嘴边,又竭力避免呵斥,轻声道:“荣祖,趁着大家都在,下月初五是黄道吉日,你的事不能再拖了,必须把人娶回来。”

    “娶谁?”

    佩佩和荣祖同时发问,都呆住了。

    胡介休也愣住了,恍惚间感觉哪里出了差错,又觉得是这一对小混蛋在演戏糊弄自己,为免上了两人的当,冷哼一声,沉默下来。

    佩佩和荣祖面面相觑,都看出对方作不得假的茫然之色,也知道问胡介休只能乱上加乱,问不出名堂,同时一个挤眼,飞了一个只可意会的眼色,示意一起出去找人问个明白。

    然而,两人这挤眉弄眼歪打正着,坐实了胡介休关于两人演戏糊弄的猜想,气得直抖,“你们……你们……”

    胡介休往后一倒,晕了过去。

    好一阵兵荒马乱之后,胡介休回到书斋躺下,受到了许老大夫的严厉批评。胡介休心脏不好,动不得气,也不能太多运动,一切以静养为宜,今天走了这么路,说了这么多话,也难怪会被两人直接气厥过去。

    佩佩和荣祖自知闯了大祸,乖乖陪侍在书斋,哪都不敢去,自然也不知道荣祖和佩佩两个败家子差点气死胡四公的消息传得满城都是,胡家大族几个老人开了祠堂,只怕要动家法了。

    亏得雷小环和左姨提早走开一步,又极少抛头露面,认识的人不多,得以在西城各处凭着局外人的身份参与这场“盛事”,听得心惊肉跳,雷小环果断派人拍了电报给丈夫,告知家中有变催促他赶紧回来,而左姨乔装打扮一番,四处听风声,终于窥得满城风雨的全貌。

    佩佩还百无聊赖在小院看书,莫名其妙得到一张不知从什么渠道送进来的字条,看到熟悉的笔迹,以让荣祖带自己去鸿发粥铺吃鱼片粥为名拉上他就走。

    当雷小环出现鸿发粥铺的里间,荣祖不禁瞪大了眼睛,“二婶,你们这是……”

    看到母亲,佩佩顿觉有了依靠,很想扑进她怀里撒娇,哭诉连番可怕的遭遇,又知道母亲不会搭理自己,坐在一旁目不转睛看着她,嘿嘿傻笑。

    雷小环冲着左姨使个眼色,左姨点点头,出去望风,荣祖回过神来,莫名有些兴奋之色,“二婶,你们有什么好玩的秘密,快告诉我吧!”

    秘密确实有,但是一点也不好玩,也许还关系到两人的性命,雷小环心中气得冒烟,表面还是一片平静,压低声音道:“你们立刻走,去三水。”

    荣祖喜出望外,他喜欢丽娜多年,明知配不上她,能多看一眼也是好的。

    佩佩还是有些不舍,怯生生道:“阿妈,家里到底发生什么?”

    雷小环苦笑摇头,“我也不知道,等我弄清楚再接你们回来。”

    “是不是阿爸出了什么事……”

    再说下去三水也去不成了,荣祖瞪了佩佩几眼,看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国毫无反应,一把拉上她就走,为了保持这份神秘感,还特意从窗户跳了出去。

    两人身手都很敏捷,遇到事情吃不了什么亏,雷小环目送两人离去,无声地笑,听到一点动静,回头看向门口,心顿时一沉。

    来者赫然是胡四奶奶,一身仆妇妆扮的胡四奶奶!

    左姨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奇遇,紧跟着胡四奶奶走进来,神色慌乱,不知如何开口。

    雷小环心念一转,冲左姨一笑,让她不要惊慌,和胡四奶奶坦然相对。

    “干得好!”

    短暂的对峙之后,胡四奶奶打破沉默,冲着雷小环一点头,婆媳间算是有了一份默契。

    雷小环心头大定,冲着她笑了笑,什么也不想解释。

    胡四奶奶也不想逼着她解释,走到窗前看了一眼,轻声道:“真可惜,两个孩子回来我还没见上。”

    “阿婆,是你不想见。”事到如今,雷小环也不想跟她客气。

    “这些天我一直在忙这件事……”胡四奶奶脸色一白,苦笑摇头,“养虎为患,是我的错。”

    “不是养虎,是人心有不足,必须划出边界。”雷小环加重了语气,“没有边界的好,只能引起反噬。”

    胡四奶奶默然点头,转身离去。

    黎丽娜跟着兰姨回到家,黎天民就通过刘副官送来最后通牒,袁茵忧心忡忡,只是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即便知道也不敢去找他,母女在家哭了一场又一场,不知如何是好。

    荣祖和佩佩登门拜访,发现黎天民这个凶神恶煞不在,想当然以为自己运气好,袁茵和兰姨看到两人高兴得不得了,毫不在意荣祖那点坏名声。

    丽娜看到佩佩带上了荣祖,还以为她也是冲着做媒来的,心头郁愤难平,脸色也不太好看。

    丽娜艳丽过人,荣祖在她面前总有点灰头土脸,看丽娜有了脾气,非常乖觉地把妹妹让给她,自己去拍袁茵和兰姨的马屁——两人是做饼店出身,手艺特别好,讨不到丽娜的欢心,他能混点好吃好喝的也不枉此行。

    夜深人静,两人收拾干净钻进房间,终于放下心结,回到亲密无间的时光里,佩佩坐在床头滔滔不绝,向她讲述这几天可怕的经历,而丽娜这才知道她和荣祖来三水是逃难,而不是相亲做媒,为自己这点龌蹉的小心思颇感难为情,紧紧抱着她不放手。

    佩佩还当她是被自己吓到了,又得意又有几分心酸,拉着她起身,和往常一样偎依着坐在窗前看月亮。

    没有恐惧,家乡的月亮,自然要比广州的宁静漂亮,佩佩长叹,“丽娜,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广州,乡下太……”

    “太可怕了。”丽娜想都不想就接了上来,“而且很无聊。”

    佩佩用力点头,万木堂美名在外,谁能想到会是一个无尽深渊。

    也许是今天的月色太美,丽娜想把一直压抑的心里话说出来,看着她凄然一笑,“佩佩,我们虽然从小同学,我心里其实很清楚,我跟你不一样。”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